top of page
搜尋

原力的黑暗面 The dark side of the force


在書寫這篇文字的當下,電視裡正在播放《星球大戰》。當70年代第一集星球大戰上映時,一個新的專有名詞也進入公眾視野---原力,或更具體說是 原力的黑暗面。


在我的工作中,我一直都在遭遇“原力”。很遺憾我得說,我不能用頭腦的力量去轉移那些沉重之物,或與案主帶著光劍的內在小孩作戰。但在某些情況下我確實能在客戶身體上推動並喚醒這股生命的原力。


但這兒有個吊詭的部分,似乎為了與光與生命連結,為了感到健康與活力,一個人首先需要去面對他的黑暗面。


我想要分享一些關於陰影面的思考。我不是學術教授,我是通過自己的生命經驗來學習療癒的,這些思考根基是建立在我自己的轉化過程和對生活的理解之上的。


在我20多歲,開始療癒之旅時是一個極度害羞和迷惑的年輕人。剛剛結束部隊服役,世界在我眼裡一點也不友好。但我並不知道那是因為我自己而非世界確實如此。直到我震驚地發現這一點。在我的案例中,我發展出一種強烈的渴望要去面對自己的恐懼。這一切都是具體發生的而不單單是頭腦的理解。某一天我突然覺得“哦,這件事,我做不了,我害怕…...好吧,那我就去做!”就是這樣,恐懼升起,然後有種強烈的渴望要去面對它。我面對的恐懼包括:

1)作為一個孩子,我身體非常笨拙,情感也很內向。一旦我清晰地看到這些,我決定要成為一個街頭藝術家。於是有段時間我真的在街頭以默劇和小丑表演謀生。


2)我一直有嚴重的閱讀障礙。現在我們稱這種疾病為AD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對我而言,那些無聊的東西學起來非常難,當我清晰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一個奇怪而嶄新的渴望在內在升起---我要學習中文(直到現在我也還在學習…)


3)ADD在我的案例中的另一個表現就是對音樂完全無感。我完全找不到音律節奏。但有一次在印度,某個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我在用小提琴演奏印度音樂。醒來後,那種美妙的感覺讓我若有所思,於是報了個西塔琴演奏學習班。

這些只是我個人故事的一小部分。我生命裡諸多其他方面還有許多類似的發生。我希望能有機會與你們分享更多!這些令人驚歎的轉化生命的事件,啟動了我自我療癒的熱情,以及去分享,去幫助他人進行療癒的動力,而它們其實都始於對個人陰影面的觀察。


在陰影面裡究竟有些什麼呢?我們會如何表達它們呢?它有什麼特性?以下這些就是我的內在智慧關於這些問題的一些斷章:

首先要瞭解陰影是存在在無意識層面的。我們一般不認為或不完全認為我們有這些面向,不承認它們就是我們。我們對其控制我們感覺與行為的方式一無所知。在一個我創造的療愈空間裡,某些時刻可能會將這些“黑暗怪獸”喚到意識層面。

讓我們來看看誰是這些“黑暗怪獸”,對我而言,它們大部分似乎是被我們設定為“負面的”或“骯髒的”感受。也許最主要的就是恐懼。當然還有憤怒、痛苦,被壓抑的性欲,羞愧,厭惡與悲傷。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我們一直都攜帶著這些。我們根據自己不同的人生劇本而調配出自己一份與眾不同的怪獸配方。


愚者自以為聰明, 智者則有自知之明。

——威廉·莎士比亞《皆大歡喜》


我們有非常好的理由將這些黑暗怪獸壓抑到無意識山洞裡。我們覺得如果允許這些情緒或能量表達是拿性命在冒險。我們會變得虛弱,會遭到周圍人事物的攻擊。

無論進行任何形式的療愈工作,我們都需要對這種恐懼表示尊重。但有個主意就是邀請人們去質疑他們的生活策略,看看他們通過採取該策略會損失什麼,而如果走近這些怪獸又可能會得到什麼等。但這個邀請通常也將每個人帶到一個決定:我準備好了改變麼?準備好變得脆弱被動麼?

不危險的想法完全不值得被稱作想法。

——奧斯卡·王爾德


我們在陰影所在地儲存了巨大的力量和能量。有時當能量釋放的時候,它看起來就像一個令人吃驚的乾坤大挪移魔術表演。身體會顫抖、跳動。可能有強烈的情緒釋放,會憤怒,哭泣或者大笑。也會有性喚起。所有這些都應該被接納。通過接納它們,人們終於可以和他(她)們的真我接觸到,並能與他(她)們真實的潛力面對面。在接納了“陰影面”之後,人們會被自己身體內有如此巨大的能量的事實而震歎不已。

有時,我們壓抑到陰影面的並非負面感受,而是非常正向的情感。比如有些人會壓抑愛、喜悅、感恩與滿足等感覺。他們不再能表達這些感受,甚至不再能允許自己完全地去感受這些感受。他們表達負面感覺時非常自如適應,但無能表達這些積極情感。對這些人而言(幾乎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時不時的會有這樣的情況),治療過程需要為他們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讓他們可以經驗這些積極情感而不會感覺因此而被攻擊。

如果沒有發生療愈,陰影面會一直通過夢境來與我們交流,夢可以是一扇大門,通過它我們可以遇到自己的碎片,那些原本隱藏在更深處的我們自己。


信任尋找真理的人,懷疑找到真理的人。

——安德列·紀德《求之不得或木已成舟》


任何一種自毀行為都是我們陰影力量的無意識表達。有時我們能看到要接受我們本來所是的樣子,愛我們原本的樣子是如此之難。比如我們認為自己的憤怒會破壞關係,摧毀工作。說什麼要去愛我們的憤怒也根本做不到。但這才是轉化的道路。作為治療師的工作,面對此情此景,能做的只有激勵,並給予支持。

陰影面可能因為各種原因浮現,但它只能被一個原因治療與轉化,那就是愛。比如,第一步要超越恐懼就是去接受自己非常慌張驚恐。允許恐懼就在那兒,然後第二步才有可能。

一個人不能用陰影對抗陰影。只有光和愛才能轉化陰影面。事實上我並不是那種會觀想光和愛的人,對我而言,直面陰影,自我接納就是光。

這場陰影和光之間的對決遊戲就是這個星球上我們所有發生的根本劇碼。認出我們內在的這些陰影與光的博弈真的很有趣。我不再需要去證明自己多特別,多有靈性……而是漸漸對這個偉大的遊戲產生了覺察,瞭解了這就是“靈性”的核心,過去是,現在是,未來也仍將是。但開始去感覺“靈性”是如此尋常!也實在像個諷刺。

希望這些關於“陰影面”的思考能夠激發起你們自我探索的興趣。下次當你因為一點小事生氣,或者做了一個噩夢的時候,不要對抗,也許你會看到這一切發生就像一個重要一步進入內在的安寧。願(黑暗)原力一直與你同在!

4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